Monthly Archives: 2001 年 06 月

第七屆校友會主席許丕文先生訪問

第 七 屆 校 友 會 主 席 許 丕 文 先 生

訪 問 日 期 : 二 零 零 一 年 六 月

許 丕 文 , 朋 友 慣 稱 他 作 James 或 Jim , 第 七 屆 校 友 會 會 長 。 James 九 五 年 在 屯 官 理 科 數 學 組 中 七 畢 業 後 , 便 考 進 香 港 科 技 大 學 , 修 讀 電 腦 工 程 系 學 士 學 位 。 九 八 年 畢 業 後 繼 續 碩 士 課 程 , 現 在 是 該 校 的 兼 讀 博 士 生 。 在 大 學 的 日 子 , 除 了 學 習 以 外 , 也 造 就 了 James 走 上 了 一 條 別 人 認 為 頗 為 艱 辛 的 道 路 — 創 業 。 才 廿 來 歲 的 James 現 在 已 是 一 間 科 技 公 司 的 行 政 總 裁 。 今 期 我 們 特 別 走 訪 這 位 新 鮮 出 爐 的 會 長 , 檢 拾 他 在 屯 官 的 回 憶 , 以 及 母 校 對 他 在 學 習 、 工 作 、 做 人 處 世 、 生 活 價 值 等 各 方 面 的 影 響 。

在 屯 官 的 日 子

小 記 : 你 於 屯 官 讀 書 時 的 生 活 是 怎 樣 的 ?

James : 我 在 九 五 年 畢 業 , 沒 錯 , 應 該 是 九 五 年 。 好 像 已 是 很 久 以 前 的 事 , 一 時 也 不 敢 肯 定 ! 我 讀 書 的 時 候 成 績 不 俗 , 在 校 也 算 是 活 躍 的 一 群 。 由 中 四 開 始 , 我 便 參 與 各 類 課 外 活 動 ; 粗 略 估 計 包 括 羽 毛 球 隊 、 藍 球 隊 、 泳 隊 、 田 徑 隊 、 社 際 組 織 等 , 可 謂 動 靜 皆 宜 。 那 時 常 常 跟 帶 領 活 動 、 中 六 級 的 師 兄 師 姐 接 觸 , 學 會 了 不 少 組 織 和 帶 領 活 動 的 技 巧 。 中 六 時 , 我 繼 續 積 極 參與 課 外 活 動 ; 包 括 擔 任 學 生 會 會 長 、領 袖 生 長等 。 同 時 , 也 常 常 參 加 各 類 體 育 活 動 、 陸 運 會 、 歌 唱 比 賽 等 , 可 謂 忙 得 透 不 過 氣 !

小 記 : 在 屯 官 七 年 , 有 沒 有 甚 麼 難 忘 的 人 和 事 ?

James : 實 在 太 多 ! 如 果 要 逐 件 細 說 的 話 , 我 想 一 日 一 夜 也 說 不 完 ! 在 屯 官 讀 書 的 那 段 日 子 無 憂 無 慮 , 我 常 常 想 起 與 同 學 一 起 上 課 、 一 起 「 咪 」 書 、 開 夜 車 趕 功 課 ; 更 快 樂 的 當 然 是 放 學 後 聯 群 結 隊 往 打 波 、 打 橋 牌 的 日 子 。

但 要 數 最 難 忘 的 , 一 定 是 中 六 時 擔 任 學 生 會 會 長 那 一 年 。 那 一 年 可 說 是 我 中 學 時 代 最 忙 碌 , 卻 又 是 最 快 樂 、 最 豐 盛 的 日 子 。 每 天 朝 七 晚 十 , 經 歷 過 最 嚴 峻 的 挑 戰 — 選 舉 時 我 們 的 內 閣 「 諾 毅 」 被 四 個 由 中 四 同 學 組 成 的 內 閣 「 圍 攻 」 , 幸 而 我 們 仍 以 高 票 數 獲 選 ; 面 對 最 難 解 決 的 困 難 — 那 時 學 生 會 仍 在 草 創 階 段 , 在 同 學 心 中 還 未 定 型 , 我 們 要 做 上 很 多 「 破 舊 立 新 」 的 功 夫 。 然 而 在 那 裏 , 我 認 識 了 最 好 的 朋 友 、 最 好 的 工 作 伙 伴 。

怎 樣 說 呢 ? 我 們 互 相 很 了 解 對 方 , 雖 然 時 有 意 見 不 同 的 地 方 , 但 永 遠 對 事 不 對 人 , 就 算 之 前 吵 得 多 兇 , 一 覺 醒 來 便 像 甚 麼 事 也沒 有 發 生 。 時 至 今 天 , 我 們 還 保 持 聯 絡 。 總 之 , 學 生 會 令 我 認 識 了 不 少 好 同 學 、 好 老 師 , 更 加 速 了 我 的 成 長 : 我 學 會 了 怎 樣 與 人 相 處 、 怎 樣 通 過 合 作 完 成 工 作 , 也 認 清 了 人 生 某 些 目 標 。

小 記 : 對 母 校 有 甚 麼 感 覺 ?

James: 感 受 太 深 , 很 難 三 言 兩 語 形 容 ! 這 裏 的 人 和 事 、 認 識 的 朋 友 、 每 個 片 段 , 常 常 都 會 在 我 腦 海 打 轉 。 這 裏 的 回 憶 對 我 日 後 待 人處 世 和 價 值 觀 等 , 都 有 不 可 磨 滅 的 影 響 。 雖 然 畢 業 後 各 有 各 忙 , 但 偶 然 和 老 同 學 見 面 , 談 起 過 往 的 點 滴 , 大 家 都 忍 俊 不 禁 , 感 覺 就 像 昨 天 發 生 的 事 情 一 樣 。

關 於 科 大

小 記 : 簡 單 說 說 你 在 科 大 的 資 料 可 以 嗎 ?

James : 我 在 一 九 九 五 年 入 讀 科 大 , 主 修 電 腦 工 程 系 ; 也 算 是 一 個 活 躍 的 學 生 , 曾 是 系 會 的 成 員 。 九 八 年 畢 業 後 , 我 繼 續 修 讀 電 子 及 電 機 工 程 系 碩 士 , 去 年 才 畢 業 , 現 在 是 該 系 的 兼 讀 博 士 生 。

小 記 : 為 甚 麼 當 初 會 選 讀 電 腦 ?

James : 也 沒 有 怎 樣 詳 細 考 慮 , 只 是 從 小 喜 歡 接 觸 電 腦 , 覺 得 電 腦 雖 然 體 積 細 細 , 卻 用 途 多 多 。 它 不 僅 可 以 聯 繫 全 世 界 , 還 會 改 變 社 會 , 改 變 人 類 的 生 活 方 式 。 我 覺 得 電 腦 對 我 們 的 影 響 非 常 震 撼 , 希 望 對 它 有 更 深 一 點 的 認 識 , 就 這 樣 決 定 選 讀 電 腦 。

小 記 : 大 學 時 有 甚 麼 難 忘 的 事 ?

James : 也 很 多 ! 但 有 兩 件 事 印 象 非 常 深 刻 , 甚 至 改 變 我 日 後 的 生 活 態 度 。 當 我 剛 走 進 大 學 的 門 檻 時 , 出 乎 意 料 之 外 , 我 完 全 不 能 適 應 整 間 大 學 的 文 化 和 節 奏 。 那 時 我 只 覺 得 在 科 大 讀 書 壓 力 很 大 , 課 程 要 求 很 高 , 作 業 量 、 測 驗 次 數 更 是 驚 人 ! 與 此 同 時 , 那 一 年 和 我 同 住 的 室 友 生 活 方 式 不 大 協 調 。 使 我 對 大學 的 宿 舍 生 活 留 下 一 個 非 常 壞 的 印 象 。 所 以 ,初 時 我 很 不 喜 歡 科 大 這 所 大 學 ! 不 過 , 我 還 是 靠 自 己 戰 勝 了 這 場 仗 。 我 強 迫 自 己 用 最 快 的 方 法 融 入 這 裏 的 生 活 圈 子 。 我 用 的 方 法 說 來 也 很 特 別 : 我 勒 令 自 己 不 能 回 家 , 強 迫 自 己 儘 量 留 在 校 園 。 結 果 , 我 足 足 三 個 月 沒 有 回 家 ! 差 不 多 相 等 於 整 個 學 期 的 時 間 ! 幸 運 地 , 經 歷 了 這 段 日 子 的 磨 練 後 , 我 終 於 找 到 自 己 的 方 向 。 我 知 道 自 己 將 會 在 科 大 開 展 出 人 生 新 的 一 頁 。 我 開 始 非 常 享 受 在 這 裏 努 力 學 習 、 工 作 和 生 活 。

小 記 : 那 麼 另 一 件 事 情 是 ……

James : 我 大 學 生 涯 的 第 二 個 轉 捩 點 發 生 在 二 年 班 。 那 時 , 我 參 加 了 學 系 的 交 流 計 劃 , 讓 我 可 以 休 學 一 年 到 醫 院 管 理 局 實 習 。 醫 管 局 的 工 作 環 境 非 常 好 , 同 事 也 很 友 善 , 我 在 那 裏 學 會 了 很 多 關 於 電 腦 的 專 業 知 識 。 然 而 , 我 很 不 習 慣 那 裏 沉 悶 的 工 作 氣 氛 和 呆 板 的 工 作 程 序 。 有 時 我 甚 至 覺 得 每 天 硬 性 執 行 預 定 的 工 作 規 章 很 費 時 間 。 我 隱 隱 然 覺 得 自 己 不 大 適 合 這 些 千 篇 一 律 、 過 於 穩 定 的 工 作 。 結 果 是 , 我 在 那 裏 待 了 三 個 月 便 決 定 離 開 , 重 回 大 學 去 。 不 知 是 否 眼 光 擴 闊 了 , 或 加 深 了 對 自 己 的 了 解 , 我 驟 然 覺 得 人 生 應 當 充 滿 挑 戰 , 生 命 應 該 多 姿 多 采 。 這 個 世 界 實 在 有 太 多 精 采 的 東 西 , 等 待 我 去 發 掘 、 尋 找 。 從 那 時 開 始 , 我 便 經 常 利 用 學 習 的 空 餘 時 間 往 外 闖 。 就 算 只 有 幾 天 假 期 , 我 都 會 選 擇 離 開 香 港 , 到 外 面 走 走 , 中 國 大 陸 、 新 加 坡 、 日 本 、 美 國 東 岸 ,遍 佈 我 的 足 跡 。 我 對 週 圍 的 事 物 充 滿 好 奇, 很 想 努 力 去 認 識 , 雖 然 明 知 那 些 可 能 是 一 些 很 困 難 , 或 難 以 理 解 的 東 西 和 事 情 。

小 記 : 上 大 學 後 , 有 否 繼 續 與 屯 官 的 老 師 和 同 學 保 持 聯 絡 ?

James : 當 然 有 ! 老 師 方 面 , 我 常 常 與 從 前 學 生 會 的 負 責 老 師 盧 sir 、 中 六 時 班 主 任 黃 永 倫 老 師 等 見 面 。 舊 同 學 嘛 , 見 得 更 多 ! 我 想 那 是 因 為 與 我 熟 略 的 同 學 , 很 多 都 入 讀 了 科 大 – – 中 六 班 考 入 科 大 的 共 有 十 四 人 ! 另 一 個 原 因 是 , 與 我 最 相 熟 的 舊 同 學 不 少 就 是 從 前 和 我 一 起 組 織 學 生 會 的 戰 友 , 我 們 定 期 都 有 見 面 。 當 中 有 幾 位 特 別 合 作 無 間 的 , 現 在 還 齊 齊 跟 我 一 起 工 作 。 那 種 感 覺 , 就 像 大 家 在 外 面 混 了 一 個 圈 後 又 再 回 來 一 樣 , 非 常 奇 妙 !

關 於 創 業

小記 : 何 時 開 始 有 創 業 的 念 頭 ?

James : 這 間 新 公 司 其 實 是 我 跟 我 碩 士 論 文 的 導 師 一 同 創 立 的 。 因 為 讀 碩 士 時 我 做 了 一 個 研 究 , 在 研 究 的 過 程 中 我 覺 得 有 關 的 成 果 有 很 高 的 商 業 價 值 , 便 毅 然 決 定 成 立 了 這 間 公 司 。 我 覺 得 以 自 己 的 研 究 , 「 一 手 一 腳 」 開 展 個 人 的 事 業 , 對 我 將 來 的 發 展 會 有 很 大 的 幫 助 。

小 記 : 但 是 , 一 畢 業 便 自 立 門 戶 做 生 意 , 你 的 資 金 何 來 ?

James : 我 從 政 府 那 裏 申 請 了 一 筆 創 業 基 金 ; 也 有 來 自 其 他 投 資 者 的 資 金 。

小 記 : 廿 來 歲 便 當 上 行 政 總 裁 , 會 否 覺 得 名 利 來 得 太 快 ?

James : 我 覺 得 理 想 的 人 生 根 本 不 是 建 基 於 一 個 人 有 多 少 金 錢 和 是 否 多 人 認 識 。 反 而 是 在 於 你 怎 樣 豐 盛 的 走 完 每 一 個 片 段 。 雖 然 創 業 的 道 路 一 定 非 常 艱 辛 — 那 種 壓 力 、 辛 苦 之 處 , 實 在 不 足 為 外 人 道 ! 但 是, 我 仍 然 會 勇 往 直 前 。 如 果 我 成 功 了 的 話 , 滿 足 感 會 很 大 — 這 不 僅 是 對 自 己 能 力 的 一 個 肯 定 , 我 的 生 命 也 會 走 上 另 一 個 階 段 。 更 重 要 的 是 , 走 在 這 條 路 上 我 一 點 也 不 孤 單 。 與 我 一 起 的 還 有 很 多 支 持 我 的 同 事 、 朋 友 和 家 人 。

關 於 校 友 會

小 記 : 為 甚 麼 會 當 上 校 友 會 主 席 ?

James : 因 為 我 預 計 大 約 兩 年 以 後 , 我 便 會 離 開 香 港 , 或 是 工 作 , 或 是 繼 續 學 業 。 離 開 以 前 , 我 希 望 能 為 母 校 做 點 事 , 因 為 這 裏 滿 載 了 我 最 難 忘 的 片 段 。 因 此 , 雖 然 我 的 時 間 相 當 有 限 , 也 計 不 得 這 麼 多 了 ! 碰 巧 我 有 一 些 舊 同 學 也 有 興 趣 , 我 便 與 他 們 「 重 出 江 湖 」 , 並 且 僥 倖 地 當 了 主 席 。

小 記 : 作 為 校 友 , 你 覺 得 屯 官 相 比 以 往 有 何 改 變 ?

James : 聽 說 母 校 這 幾 年 改 變 了 很 多 。 從 前 教 導 我 的 老 師 , 有 些 仍 在 校 任 教 , 樣 子 也 沒 有 怎 樣 改 變 ; 但 已 離 開 的 佔 更 多 數 。 學 校 設 施 上 也 改 善了 不 少 — 課 室 裝 上 了 冷 氣 , 又 有 教 員 休 息 室 、 全 新 的 儲 物 櫃 等 , 食 物 部 也 好 像 改 成 醫 療 室 。 人 面 雖 然 全 非 , 但 是 , 感 覺 還 是 很 親 切 和 強 烈 的 。

小 記 : 校 友 會 的 會 員 人 數 逐 年 減 少 , 你 會 怎 樣 處 理 這 個 問 題 ?

James : 有 些 朋 友 跟 我 說 他 們 雖 然 很 想 參 加 校 友 會 的 活 動 , 但 是 礙 於 功 課 或 工 作 忙 碌 , 集 合 相 熟 的 朋 友 一 同 前 往 也 難 , 以 致 甚 少 出 席 活 動 , 甚 至 沒 有 登 記 成 為 校 友 會 會 員 。 我 想 這 一 年 我 會 集 中 在 聯 絡 工 作 及 活 動 安 排 上 。 希 望 盡 量 安 排 可 以 讓 各 校 友 , 甚 至 他 們 的 朋 友 、 家 人 一 同 參 與 的 活 動 , 並 且 在 活 動 前 加 強 聯 絡 工 作 , 以 增 加 參 與 活 動 的 人 數 。 我 已 游 說 了 不 少 相 熟 的 舊 同 學 參 加 校 友 會 , 他 們 還 答 應 我 會 踴 躍 支 持 校 友 會 的 活 動 呢 !

小 記 : 你 已 經 畢 業 多 年 , 會 否 擔 心 與 校 方 或 新 會 員 有 溝 通 上 的 困 難 ?

James : 這 方 面 絕 對 沒 有 問 題 。 因 為 跟 我 認 識 的 老師 , 有 些 還 在 屯 官 任 教 。 而 且 , 不 少 年 紀 較 我 小 的 校 友 和 一 些 新 的 校 友 會 成 員 我 也 認 識 。 所 以 , 我 們 之 間 會 有 一 定 的 默 契 。 而 且 , 我 們 都 是 來 自 屯 官 的 嘛 !